霖瑗

魂归

【ooc都是我的锅】
【渣文笔慎入】
【大概是溯回的后续】

遖宿一战后,齐之侃降城自刎尸首却不知所踪。
尔后蹇宾殉国,遖宿王感其气节,厚葬蹇宾并将齐之侃衣冠冢与之同葬。
同月 煎饼被齐屠户捡到
【一个人带着另一个人的名字过了一辈子 终其一生也没想起来自己是谁 而那个名字 又代表了谁】
【但是 死了以后可以呀】

“人一死,就什么都没了。人这一辈子哟,能享的福需早点享受完,哪一天人没了福气又带不到地府里,那里都是黑洞洞的里头的鬼也一个赛一个的吓人。你活着不享福死了还再给鬼吓掉魂,亏的很!”
“可是阿光嫂,我变成了鬼也会被别的鬼吓到么?”
阿光嫂一愣,顿了一下支支吾吾道:“鬼也是人化的,怎的不会被吓了? 好了好了你个小饼子家家的怎么那么多问题,总之莫要那么抠唆舍不得吃舍不得用的你又没个心上人存个啥子老婆本”
“我有!”
“有什么”
“有。。。” “你除了抱着个煎饼还有啥”
“……”
事实证明,阿光嫂诚然是欺我了的,这地府看着虽然黑却遍地开着漂亮的红花,花蕊弯弯长长还泛着光,看着怪妖冶的。而花海的尽头还有一个人哦不,是鬼站在那,那鬼生的很好看,那双桃花眼比这地上的花还要勾人。地府很好看,地府的鬼也很好看,煎饼如是想。
煎饼一步步的走进花海,而那个鬼也一直含笑的看着他,这种感觉很像隔壁钤哥盯着阿光嫂的样子,说不出来的,麻酥酥的。
“你叫什么名字”
嗯。。漂亮的鬼说话了。那鬼一愣突然笑开,他一笑煎饼这才发现他的脖子在漏风,呼呼的,但是煎饼也不觉得吓人,虽然有点怪不过还是好看。
“你觉得我很漂亮么”那鬼笑着又说了句话。
“嗯。。你生的。。很好,只是。。你怎么知道我。。”煎饼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不知道鬼会不会脸红。。嗯。。还是不要了。。太丢脸了。
那鬼也不答他,只是捉起他的手放在那个漏风的脖子上。“本 咳我的脖子破了道口子,怪疼的,你帮我捂一捂,好不好”
“好……”
“你还没告诉我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煎饼,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齐”
“哦,原来你叫……你。。你怎么了?你别哭啊!是脖子太疼了么,我再捂着点?”说着煎饼把另一只手也捂了上去,那鬼却握住了他的手,泪眼婆娑的看着他“本王总说让小齐离本王近一点,本王怕小齐跟丢,你看你这一丢倒累得本王在这等了几十年,本……”
“王上……臣 心意如初”


———————————————————————————
然后?然后他俩就手牵手一起走看花看花海,没事小齐就跟蹇宾讲讲自己在村里的事,蹇宾一笑,脖子又开始漏风。次数一多,小齐已经学会用手捂住煎饼脖子时留出不同大小的缝,出来的风声也不同,再到后面已经可以熟练的笑出一首歌了



———————————————————————————
当然也有别的展开比如
“我叫。。煎饼,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齐”
“哦,原来你叫……你。。你怎么了?你别哭啊!是脖子太疼了么,我再捂着点?”说着煎饼把另一只手也捂了上去,那鬼却握住了他的手,泪眼婆娑的看着他“本……啊!”
“地府的鬼怎么还怪怪的 嗯。。以后得小心点!”揉了揉大概有点痛的手,煎饼头也不回的往地府里头走,留了一个被一拳挥懵了的“小齐”愣在原地

我才发的刀 你们俩是要怎样啦 【对不起 我自己进糖山 甜到窒息】

溯回

【ooc都是我的锅】
【渣文笔慎入】
【名字依然随便起的。。】


  意蕴村出了个大事。
  去镇上赶集的齐屠夫在回村的路上捡了个人,那人生的白白净净的,好看的紧,算上隔壁仟廣镇的都没他生的好看。不过这孩子虽有着一副好皮相,脑子却不太好使,齐屠夫刚把人捡回来的时候他烧的迷迷糊糊,才清醒点问他什么都不搭理人,只盯死了齐屠夫包里的两块煎饼。——哦 那是齐屠夫下午打猎打算带的干粮 齐屠夫被盯的没法子 只好拿出一块来给他 那人抱着煎饼既不吃也不说话,足足抱了三天直到烧退。从此以后,他就叫煎饼了。
  煎饼打猎很有一手,大家都说齐屠夫捡了一个好宝贝,问起煎饼从哪学的这些,他却想不起来,只说是种习惯,好像生来就会。
  又是月中,齐屠夫带着煎饼去镇上赶集,在镇上,煎饼听到了一些事,天枢的王好像生了很严重的病,快撑不下去了,天权的兰台令不知道怎么跑掉了他们的王上在到处找人,还有天玑,他们的王被葬在了王城外头跟着那个归降了的将军在一处。一个将军,怎么能跟王葬在一起呢?煎饼觉得很惊奇。
  这天晚上,煎饼做了个梦。他梦到自己在一个富丽的宫殿里,有一个很好看的男子对着他微笑,那个人轻抚着他的肩膀叫道“小齐”。煎饼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小齐是谁,正在思索间画面一转,他好像到了一个严肃的宫殿,有人给他送上酒杯。那个好看的男子也在,他也拿着酒杯,煎饼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只看到他的眼睛里泛着泪光,煎饼想帮他擦一擦眼泪叫他不要哭,可是一伸手,他就消失了。
  恍惚间,煎饼听见有人在叫他,再一睁眼,就在齐屠夫的家里。是了,刚刚唤他的人是齐屠夫,天亮了,今天要去给阿光嫂送兔子的。煎饼想应一应齐屠夫,却发现喉头突然梗住,说不出话来,眼睛也莫名酸酸的,伸手一摸,湿湿的,他哭了。可是为什么哭呢?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煎饼想不明白也来不及想,因为再不起床给阿光嫂送兔子就得迟了。

第一次觉得这篇文这么容易倒。。。换了三四个链接。。。

夙夜

「ooc全是我的锅」【扛起大锅】

「渣文笔慎入」

「老文搬运」

「名字起的很随意」



天玑蹇宾寝宫

  “本王总觉得,还差了那么一点。来人再打盆水来!”

  今天我们的王上也在打卡擦战甲而一旁的内监却看不下去了

  “王上,您今天已经把上将军的战袍擦拭了五遍了,这明日上将军还得——”“不行!”內监话未说话完便被打断,不由一惊,啪叽一声就伏跪在地上“王。。王上”

  “这还不够亮我的小齐怎么能穿这么灰蒙蒙的战甲呢!”唰啦唰啦“你下去吧,别跪在本王面前碍眼”唰啦唰啦

  ——齐将军到

  “属下参见王上。”

“免礼吧,小齐你看,这套战甲本王每日都在替你擦拭,从不令其蒙尘。”

 “王上” 

“小齐,你莫要再与我生分了,从前,你都是唤我阿蹇的”蹇宾不再说话,只用一双桃花眼直直的盯着齐之侃,似是被这双眼灼伤一般,齐之侃竟不敢与之对视,只得盯着鞋面喏喏道“阿。。阿蹇”

  心愿达成,蹇宾笑得像个加了糖的煎饼,一把拉住齐之侃的手拖向床边,边走边道“你们都下去,谁都不许进来打扰本王与齐将军议事,若是国师来了就说本王的意思,让他好好待在天官署为天玑祈福!”

https://shimo.im/docs/NTzZ3MLQWrgOT447

  沉重的殿门被开启又再合上,轻微的吱呀声并未吵醒床上沉睡的人,只是枕巾微微湿润。